種子之書

今天思索一本書時,突然有了一點體會。

書,不管形式,對每位讀者的意義與用途也各不相同。從出版的源頭來看,除了將一本書包裝得漂漂亮亮、清楚闡釋出內容與主題之外,有時我還迷迷糊糊的,企圖摸索不同書的意義,為什麼要出版這本書?為什麼市場上應該要有這本書?為什麼讀者應該讀這本書?這本書對出版者或是讀者來說,有沒有一種能夠貫通、理性感性兼具的理由值得被出版?

出版前輩曾以「營養」為引,將書分成了四種類型;後來又因著市場變化、格式的差異,有了「白天與夜晚」這樣的類比。每一種都深深打動我,卻又讓我更加困惑。

然後,我有了一種模糊的體會。

大多數的書,都是「果實」。

有的軟嫩,有的多汁,有的形狀怪異、氣味突出,有的口感驚人,每一種都有不同成份的營養組成、不同的口感,然後每一種都各有支持者、喜好者,有些銷路廣泛、人見人愛,像是蘋果;有些多數人避之唯恐不及,一些人卻又視為珍寶,例如榴槤。這些果實類的書,都匯聚了各式各樣、千奇百怪的智慧累積,讓讀者自由擷取。市場上大多數的書,都可以說是這一種。

還有一些書,像是莖與枝幹,某些可以入口,大多數苦澀不堪、難以咀嚼,但他們最重要的任務,其實是傳遞營養與水分到枝節末端,供養茂密的枝葉、開出絢麗的花,更重要的是,結出果實。這些書多半小眾與專門,一般讀者未必能接受,但他們不會消失,否則就連果實也都無法產出。

追本溯源,有極少極少的書,像是「種子」。這些種子大多數人一輩子都不曾見過,需要很多條件才能使用(果園、土壤、供水、施肥...),多數人也不因不識他們而會有任何損失。即使有心想種,每個人與每塊土地,往往也因為複雜的環境要素的不同,會種出不太一樣的結果。

一百種不同的種子,在四處可能種出了一萬株果樹,每年產出了一百萬顆果實。大多數人滿心歡喜的欣賞花葉、吃下果實,獲得了他們需要的營養;少數的人照顧著果樹(枝幹);然後,更少數的人,細細呵護著種子。

如果能夠找到並做出「種子之書」,我們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去照顧、去推廣呢?應該與賣水果的方式截然不同吧?

種子,果樹,果實。

也許。

avatar

閱讀迷走

「小型工具帶來一種完成工作的方法,也帶來一種實現自我變革、社會變革、最終實現世界變革的途徑。」